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澳洲华男遇车祸斑马线米遍体鳞伤牙断裂“以为我要死了!”

发布日期:2019-09-11 16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当他走到悉尼Rosebery区的Maloney街和Gardeners路的交叉口时,不幸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周先生回忆说,“这个左转通道,没有红绿灯,但是有斑马线。我向右侧瞥了一眼,隐约觉得有一辆白色的车开过来,但是离我有一定的距离。我想着,反正有斑马线,那辆车应该会停下来。”

  “我记得我走过一半斑马线,发现那辆车居然没有要停的意思。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突然感觉右侧肋骨一阵剧痛,就一下子被这辆车撞飞了。”

  “嗖的一下,速度很快,我根本来不及害怕。”周先生回忆,“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被撞到10米开外。”

  周先生跟记者讲述当时的感受,“就觉得头很晕,身体不能动,而且很疼。全身都很痛,意识有点模糊,但是记得撞我的车停在那边,因为车灯一直在那闪。”

  “我当时穿着一件很厚的皮夹克都磨穿了,如果不是它帮我缓冲了一下,我可能都没命了。”

  据他回忆,“车祸发生后,肇事司机下车,把我扶到路边。我没看清是什么样子的人,只知道是个中年男人。我当时脑子一片混乱。之后,一个路过的护士帮我做了急救,好像做了心肺复苏,还看了看我的瞳孔。”

  “那个司机报了警也叫了救护车,大概15分钟后,警察和救护车都来了,我就被送往了医院。”

  经医院急诊部紧急救治,诊断周先生全身多处擦伤,口腔受到严重创伤,两颗门牙受损。

  “值得庆幸的是,虽然身上全是伤,但都是皮外伤,不严重。”他告诉记者,“打了破伤风,吃了止痛药,这才感觉好很多。”

  对于事故赔偿和维权,他仍有很多疑问,譬如医疗费由谁来支付,他在事故后也一直为此奔走。

  “我找了两位律师,一个说行人被撞的赔付额度很高,另一个却说只给赔偿牙齿治疗的费用。怎么两个律师说的完全不一样呢?”周先生十分不解。

  澳洲AHL法律沈寒冰首席律师告诉记者,“遭遇车祸后先要报警,向警方索要现场报告,找律师调查对方强制险公司,填表拿理赔号码(Claim Number),作为医疗救治费用的统计依据。”

  沈律师说,“从2000年开始,新州车祸的法律根据美国第三版《美国法医鉴定指南》进行改革,将赔偿门槛大幅提高。规定由于车祸造成的永久伤害少于全身的10%,只能走国家规定的理赔程序。在此基础上,绝大部分案件被排除在法庭外。”

  “如果只在仲裁庭处理,法医全部为仲裁庭所指定。对比以往私人律师用的法医,他们的打分明显严格很多,对受害者有所不公平。”他说,“10%的门槛不仅适用于车祸,还适用于其他如Public Liability,譬如在路上滑倒摔伤等。”

  在该案中,沈律师认为,能否鉴定伤者的永久伤害超过10%,将决定该案是仲裁还是聘用律师上法庭诉讼的维权走向。

  沈律师也指出,“司机没有赔偿义务。如果司机是故意撞人,或者疏忽导致危险驾驶,他会接受相应的法律处分。如果司机买了强制险,保险公司会理赔。如果司机没买,国家基金也会理赔。”

  “如果车祸致使受害人丧失工作赚钱能力,机会成本将被计算到赔偿内。如果发生车祸时,受害人没有工作,则不能被计入损失中。”



上一篇:提供的岗位专业包括新材料、新能源、光电一体化、热能工程、生物 下一篇:陈晓王雷在线飙戏 《陆战之王》解锁成长模式